乌•某某某诉李某某,谢某某,特克斯县呼吉尔特乡呼吉尔特村委会生命权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14-07-10 16:25:38
特克斯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特民初字第26号

原告:乌•XXX,男,1976年6月12日出生,蒙古族,农民,住特克斯县呼吉尔特蒙古民族乡呼吉尔特街XXX路X巷10号。

委托代理人:汤XX,新疆信禾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李XX,男,1950年12月14日出生,汉族,个体工商户,住特克斯县特克斯镇阿扎提街XX院X栋X单元XXX室。

委托代理人:徐XX,伊宁县温亚尔乡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谢XX,男,1963年9月11日出生,汉族,个体工商户,原住特克斯县呼吉尔特蒙古民族乡呼吉尔特街XX号,现住特克斯县特克斯镇阔布街。

委托代理人:肖X,男,1968年4月1日出生,汉族,特克斯县人民政府法制局干部,住特克斯县特克斯镇阿热勒街XX院X栋X单元XXX室。

被告:特克斯县呼吉尔图蒙古民族乡呼吉尔图村委员会。住所地:特克斯县呼吉尔特蒙古民族乡呼吉尔特村。

法定代表人:乔•巴XX,该村委员会主任。

委托代理人:李XX,特克斯县信誉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特克斯县信通商砼制品有限公司。住所地:特克斯县呼吉尔特蒙古民族乡派出所对面XXX。

法定代表人:霍XX,该公司总经理。

原告乌•XXX与被告李XX、谢XX、特克斯县呼吉尔图蒙古民族乡呼吉尔图村委员会(以下简称村委会)、特克斯县信通商砼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通公司)生命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12月26日立案受理,于2014年2月20日、2014年2月25日开庭审理,因本案案情复杂,于2014年2月25日转入普通程序审理,于2014年2月25日依法追加被告特克斯县信通商砼制品有限公司。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3月28日公开开庭审理。原告乌•XXX及其委托代理人汤XX,被告李XX及其委托代理人徐XX、被告谢XX及其委托代理人肖X、被告村委会的法定代表人乔•巴XX及其委托代理人李XX,证人那•米X、李X、邓XX、利•巴XX到庭参加诉讼。被告信通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依法缺席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乌•XXX诉称,2002年6月18日,被告李XX在特克斯县呼吉尔特蒙古民族乡呼吉尔特村迎宾北路以北500米处修建砖窑厂,并与被告呼吉尔特村民委员会签订修建砖厂合同书。砖厂老板李XX在运营砖厂时取烧砖土挖了三个不规则的大坑。2013年5月底信通商砼混拌站地基承包人谢XX在大坑基础上又挖取了大量的砂石料,致使地下水渗透大坑积水;期间村委会虽派人要求恢复原状,但未落实到位,也有过错责任。2013年6月22日原告之子普•柴X和伙伴在大坑附近玩耍时,失足掉进大坑水池中,溺水身亡。原告悲痛欲绝,被告李XX和谢XX共支付5万元的丧葬费,但其他费用拒赔。故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令:1、被告赔付原告死亡赔偿金127 880元、丧葬费20 000元、精神损害损失费50 000元、误工费5 000元,扣减对方已支付50 000元,合计152 880元;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支付。

被告李XX辩称,本案的发生主要原因是原告监护不到位,其存在重大的过错。精神抚慰金、误工费不存在。至今我们没有看到原告之子死亡的具体地点、是否是在坑内溺水死亡的相关材料。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谢XX辩称,我已经承担了相应的责任,也给付了赔偿的款项,并且就本案的溺水事件已与原告达成协议,故不再承担其他的赔偿责任。原告诉状明确写明该坑系在李XX运营砖厂时挖土所致,谢XX没有对该坑进行回填的责任,不应当承担责任。本案的原告也没有尽到监护责任,是导致本案发生的根本原因,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村委会辩称,同意其他被告的意见,即原告没有尽到监护责任,应当承担主要的责任。导致孩子溺水死亡的原因是挖了大坑,不是村委会的责任,并且村委会已经要求其进行回填,尽到了责任。

被告信通公司未到庭,也未答辩。

经审理查明:一、2013年6月22日京时16时许,克•赛XXX、叶•哈XXX在原告乌•XXX之子普•柴X的提议下,与其一起到被告李XX所经营的砖厂内的水坑中游泳。普•柴X先下水,克•赛XXX、叶•哈XXX随后下水,三人开始在水浅的地方游泳,后来普•柴X因在中间水较深的地方游泳而溺水死亡。

二、2002年6月18日,被告村委会作为甲方,被告李XX作为乙方,签订《修建砖厂合同书》,约定“1、甲方将原村砖厂旧址上22亩地承包给乙方(围墙以内),承包期为十年(2002-2011年底)…6、合同期满,如乙方不再生产,则必须把砖址达到复耕的标准,乙方达不到复耕的标准,则向甲方交付复耕费10 000元…”。2002年6月27日,呼吉尔特蒙古民族乡呼吉尔特村在特克斯县土地管理局缴纳土地征迁管理费2 798.69元、土地复垦费8 800元。被告李XX经营砖厂期间,在该地挖坑取土,造成事故发生地土坑的实际存在。2011年底合同期满后,被告李XX没有向被告村委会移交其砖厂所用承包地,也没有履行复耕义务,同时,被告李XX也没有在砖厂取土形成的坑周围设置警示标志和防护设施。

三、2013年3月6日,被告信通公司作为甲方,被告谢XX作为乙方,签订《工程合同》,约定“…三、甲方的基本责任,设备进入甲方施工现场后,乙方工人服从甲方施工管理人员的高度指挥,并遵守甲方施工现场的规章制度。四、乙方的基本职责,…3、施工过程中一切事故由乙方承担(机械事故、人为损伤、人为事故)…”。2013年4月至5月间,被告谢XX在被告李XX经营砖厂期间取土产生坑的基础上继续挖坑取沙,共在该地挖取100多辆车的沙子,致使原有的坑变大变深,以致坑内积水后形成了水坑。被告谢XX未在取沙形成的坑周围设置警示标志和防护设施。

四、2013年6月24日,原告乌•XXX、被告李XX、谢XX在特克斯县呼吉尔特派出所、呼吉尔特蒙古民族乡司法所的组织下,达成《调解协议书》,约定:“一、当事人谢XX支付死者(普•柴X)丧葬费40 000元,当事人李XX支付死者(普•柴X)丧葬费10 000元…”。按照该协议,被告李XX已给付原告乌•XXX10 000元,被告谢XX已给付原告乌•XXX 40 000元。

五、普•柴X系原告乌•XXX之子,出生于2000年6月12日,系农业户籍。

上述事实,有特克斯县公安局呼吉尔特派出所接处警情况登记表(编号20130601)、死亡证明书(编号0000320)、《修建砖厂合同书》、事故现场照片8张、特克斯县土地管理局特土建字(2002)18号文件、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行政事业性收费统一票据(NO1532487)、《调解协议书》、《工程合同》、收条、照片4张、特克斯县呼吉尔特派出所对被告李XX、谢XX、克•赛XXX、叶•哈XXX的询问笔录,证人那•米X、利•巴XX的证言以及原、被告的当庭陈述在案佐证,本院予以认定。

本院认为,公民的生命权依法受法律保护,侵害公民生命造成损害的应当依法赔偿所受损失。

一、关于原告乌•XXX因其子普•柴X死亡所受损失数额的问题。

因原告乌•XXX主张死亡赔偿金的数额为127 880元、丧葬费的数额为20 000元,符合法律规定,故本院认定死亡赔偿金的数额为127 880元、丧葬费的数额为20 000元。因原告乌•XXX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数额为50 000元,结合原告乌•XXX因其子普•柴X的死亡所受的精神痛苦,本院酌定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数额为5 000元。因原告乌•XXX主张误工费的数额为5 000元,虽然原告乌•XXX未提交能够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情况的证据,但原告乌•XXX却因处理丧事产生误工费用是事实,故本院酌定误工费的数额为1 000元。

以上,原告乌•XXX因其子普•柴X死亡所受损失数额共计153 880元。

二、原告乌•XXX,被告李XX、谢XX、村委会、信通公司在本案中承担何种责任及原告乌•XXX应当获得赔偿数额的问题。

(一)原告乌•XXX之子普•柴X溺水死亡时已满十三周岁,系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预知在水坑内游泳可能存在危险而仍然在水坑内游泳,同时,原告乌•XXX作为普•柴X的法定监护人,应当履行监护职责,但其未尽到监护责任,造成被监护人普•柴X脱离监管,到水坑内游泳玩耍后溺水死亡的后果。原告乌•XXX对其子普•柴X的死亡存在一定过错,可以减轻其他侵权人的责任。故综合本案及原告乌•XXX的过错程度,本院认为可以减轻其他侵权人50%的责任。

(二)被告李XX在经营砖厂期间挖坑取土,当《修建砖厂合同书》期满后未向被告村委会移交其砖厂所用承包地,也未将其取土所挖的坑填平,致使被告谢XX在其取土所挖坑内继续取沙,故被告李XX对普•柴X的死亡存在过错,其应对普•柴X的死亡承担10%的责任,扣除被告李XX已向原告乌•XXX给付的10 000元,被告李XX应赔偿原告乌•XXX5 388元(153 880元×10%×-10 000元)。 

(三)被告村委会是《修建砖厂合同书》的一方签订人,对被告李XX经营砖厂负有监督的责任,且在合同期满后,被告村委会未及时收回被告李XX砖厂所用的土地,也未督促被告李XX对取土产生的坑进行填平,故被告村委会对普•柴X的死亡存在过错,其应对普•柴X的死亡承担10%的责任,应赔偿原告乌•XXX15 388元(153 880元×10%)。

(四)被告谢XX未经批准在事故发生地挖坑取沙,造成事故发生地形成三个坑,其既没有在取沙形成的坑周围设置警示标志和防护设施,也没有在取沙完毕后,将坑填平,故被告谢XX对普•柴X的死亡发生存在过错,其应对普•柴X的死亡承担30%的责任,扣除已向原告乌•XXX给付的40 000元,被告谢XX应赔偿原告乌•XXX6 164元(153 880元×30%-40 000元);

在庭审中,被告谢XX的证人李X、邓XX出庭作证证明被告谢XX是受被告信通公司的指派在事故发生地挖坑取沙,但该证言并不能与其提交的《工程合同》相互印证。因为在《工程合同》中仅约定设备进入被告信通公司施工现场后,被告谢XX的工人须服从被告信通公司施工管理人员的高度指挥,但并未约定在施工现场之外,被告谢XX与被告信通公司就挖坑取沙的事项,故对被告谢XX认为其受被告信通公司的指派在事故发生地挖坑取沙的抗辩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信通公司在普•柴X的死亡事故中不承担责任。

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李XX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乌•XXX赔偿各项费用5 388元;

二、被告谢XX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乌•XXX赔偿各项费用6 164元;

三、被告特克斯县呼吉尔图蒙古民族乡呼吉尔图村委员会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乌•XXX赔偿各项费用15 388元;

四、驳回原告乌•XXX的其他诉讼请求。

被告李XX、谢XX、特克斯县呼吉尔图蒙古民族乡呼吉尔图村委员会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 358元(原告乌•XXX已预交),由原告原告乌•XXX负担1 679元,由被告李XX负担335.8元、被告谢XX负担1 007.4元、被告特克斯县呼吉尔图蒙古民族乡呼吉尔图村委员会负担335.8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和预交二审案件受理费,上诉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分院。(上诉期届满后,七日内未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李 加 良

                 代理审判员  刘  莉

                 人民陪审员  穆合塔尔

                 二0一四年五月八日

                 书 记 员  熊  燕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本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特克斯县人民法院